最高人气作品
    怪诞喻情炉火纯青,鬼妖讽世入骨三分——读《聊斋志异》有感
    作者 :  袁郅勰 上传日期 : 2019-02-24 17:55:58
    收藏:

     

    少年读《聊斋》,看到的是善恶美丑;青年读《聊斋》,看到的是爱恨情仇;中年读《聊斋》,看到的是讽世讥时……一本能看一辈子的书,《聊斋志异》早已经脱离了传统神怪小说的圈子,而开创了传奇写鬼妖的全新世代,以人鬼悲情暗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普通人生活现状,以鬼妖前世今生讽刺当时在封建王朝统治下的社会现状,情节诡谲离奇之余又合情合理,可谓拍案称奇。
    《聊斋志异》中占据很大篇幅的是爱情故事,比如宁采臣和小倩演绎的中国版“人鬼情未了”,即便是作为反面角色出现的黑山老妖,作者也给予了它充分的理解与同情。我爱你,你却不爱我,我为爱成魔——黑山老妖在作者笔下俨然是一个千古第一伤心人。
    和古代很多神鬼故事不同,《聊斋志异》对于鬼怪的描写是极为细致的,写人物活动时具体生动,映带出人物的情态、心理,也是以往的文言小说所少有的艺术境界。仍以《聂小倩》为例,鬼女聂小倩初入宁采臣家对婆母之戒心能理解承受,尽心侍奉,对宁采臣有依恋之心,却不强求,终于使婆母释疑,变防范为喜爱,富有浓郁的生活内蕴,展示出女子的一种谦卑自安的性情。时至今日,当我们再看《聊斋》或根据《聊斋》改编的影视剧作品,对于聂小倩依然是充满喜爱与同情,这与蒲松龄深厚的文字功底所起的“先入为主”作用是离不开的。
    从《聊斋志异》的鬼怪情感中,大致可以对作者的精神性格与情感理念进行一下大胆猜测。据记载,蒲松龄元配夫人刘氏十五岁嫁入蒲家,七十一岁去世,在蒲家的五十六年中,侍奉公婆、相夫教子,虽然家道中落但依靠刘氏勤俭持家也能“瓮中颇有余蓄”、“衣食不至冻饿”;更对四男一女五个孩子悉心培养,学业有成。晚年之际蒲松龄对妻子尤为感激和愧疚,他自觉“未能富贵身先老,惭愧不曾报汝恩 ”。(《语内》)刘氏过世后,蒲松龄著《悼内》、《二十六日,孙立德不忘祖妣初度,归拜灵帏,因与恸哭》、《过墓作》等,极言哀思之情。
    但是刘氏无甚文化、木讷寡言、不谙风情、与丈夫的共同语言不外乎柴米油盐,至于蒲松龄的思想和作品想来刘氏很难理解,再加上长期分居,蒲松龄深感缺少知音,因此《聊斋志异》中的那些花妖狐媚,成为蒲松龄排遣寂寞、寄托不满的媒介。
    除了爱情故事,《聊斋志异》还有的是对科举制度的抨击,这一点作者屡试不中,对于封建科考制度的残酷与不公是有绝对发言权的;此外还有对封建统治下社会状态的讽刺与反抗,这也与作者家道中落后感受到的世态炎凉密不可分。所以历代文豪名家对于这部奇书无不予以绝高评价,比如郭沫若评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,刺贪刺虐入骨三分”;老舍先生说“鬼狐有性格,笑骂成文章”;鲁迅先生则认为“独于详尽之处,示以平常,使花妖狐魅,多是人情,和易可亲,忘为异类,而又偶见鹘突,知复非人
    掩卷回味,可谓:“一部《聊斋》说尽人间冷暖,鬼怪奇情令人感慨万千

    评论

    头像
    • 表情
    • 星级
    • 哎呦,还不错哦~

    江苏春雨教育集团有限公司 学科王版权所有

    备案号:苏ICP备10206016号-1 服务热线:025-68801919

    会员登录

    用户名:

    密    码:

    验证码: 看不清楚?点击更换

    有效期: 一个月 一天 一周

  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    ×

    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    ×

    请勿因个人喜好而举报

    您的举报已受理,感谢您对春雨杯的帮助!

    中外名著读书笔记大奖赛,提醒您

    您已经对该文章投过票啦,请不要重复投票!